致年輕記者:講事實!

作者:陳冠中

致年輕記者:講事實!

給記者的信

2021-07-06 15:31

「不黨、不賣、不私、不盲」張季鸞

 

「意見大可自由,事實不容歪曲」查良鏞,出自曼徹斯特衛報的Comment is freebut facts are sacred

 

There is one sacred rule of journalism: the writer must not invent NONE OF THIS WAS MADE UP約翰‧赫西﹙韓約翰﹚

 

「我們的共和國和它的報業同起同落」約瑟‧普立玆 ﹙約瑟夫‧普利策﹚

 

「在普遍欺詐的時代,說出真相將是革命性的舉止」喬治‧奧威爾

 

年輕的時候我曾經當過日報記者,也曾替雜誌寫過調查報告,本來想在這裏以指定的兩千字左右跟大家輕鬆的分享經驗,但因為現在的情況太令人擔憂了,輕鬆不起來,決定不避古肅老派之譏,直抒己見。

 

有些話值得重覆說三遍:講事實、講事實、講事實,或,報導真相、報導真相、報導真相。這是中外自由新聞專業的第一號天條。不遵守這條,就不算自由新聞專業,其媒體就不是自由新聞專業媒體,其從業員就不是自由新聞專業從業員。

 

自由新聞人最需要堅持的專業倫理是新聞無妄語,即以最大的誠信講出事實、報導真相、不造假、不歪曲,並盡量做到不偏不倚、不以偏概全。當然,想要講真話就先要恪守——在個人層面,也在媒體機構層——不黨、不賣、不私、不盲。這些道理曾幾何時還都是不言而喻的。

 

同樣曾經容易辨別的是,很多媒體和新媒體並不是自由新聞專業媒體;它們只是商業操作、企業公關、有償報導的平台,或是煽情抓眼球謀利的工具、蓄意說謊惑眾的造謠源、不查證就盲目搬運的中介、為了政治利益或意識形態立場不惜歪曲事實的宣傳機器。

 

以講事實為天條的自由新聞專業是近現代人類文明的一大發明,不超過二百五十年,到上世紀方站穩陣腳,二戰後其專業準則得以穩步優化卻未臻完善,業界人材輩出但良莠不齊,跟有共生關係的全球自由民主制度的狀況和進度差不多,得來太不容易,然至今仍未能普世。世界上有頗大一部份地區不存在或不再存在自由新聞媒體,剩下的只是黨媒、政權的宣傳機器或被圈養在籠子裏,假藉新聞媒體之名的信息收集過濾操控發佈平台。

 

幸而有些地區確實存在(或蓽路藍縷尚在建設)可信的自由新聞媒體,有足為同業楷模的紙媒體、電子媒體和新媒體。但在這些地區,自由新聞媒體和從業員現在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甚至猛烈的圍堵攻擊。這種趨勢下,讓事實說話、使真相不至湮沒將越來越困難。第四權旁落就是公民知情權的萎縮,意味著多元開放的公民社會和自由民主憲政陷入失衡險境。

 

壓力來自供給方、需求方、政治的當權者和極端對立派別。無可諱言信息科技帶來巨大的衝擊,特別是在無線網絡和智能手機全面普及之後,不少傳統新聞媒體滑落,讀者和廣告量流失,養不起專業記者,做不了深入報導。一些網媒和自媒體為吸引流量並得到名利報酬,如同當年報業的黃色新聞期,往往以偏激和煽情的出位手法蹭熱點,甚至不惜造謠。每個社交媒體的用戶都可以自成新聞源,訊息量激增,真假新聞難分,主流媒體不足以把關,反被認為知情不報。造謠一張嘴,辟謠跑斷腿,好壞迷因如病毒高速散播。政治上當權者一貫嫌第四權礙事,妨礙權貴為所欲為、掩蓋真相,從來就不遺餘力攻擊自由新聞專業,讓大眾不相信獨立新聞媒體而相信當政者及其喉舌。黨棍政客都想左右民粹情緒,分敵我、帶節奏,鼓動民眾打民眾,結果社會撕裂加大,陰謀論橫行,對立陣營的健筆名嘴網紅各投其好,立場先行而不講真相。這些亂象,相信各位已耳熟能詳,不贅。

 

情況可能要再壞一陣才轉好。傳統媒體現已漸懂新媒體之道,網民也已開始習慣付費,看樣子一些自由新聞媒體能存活下來。恪守不造假的網媒和自媒體也會陸續登場並站穩陣腳,奪回一部份的眼球。謠言和陰媒論契合人性弱點,仍很有市場,但也讓另一些人更堅定的守護可信的媒體。經過這幾年的大磨練,許多人擦亮了眼睛,覺醒了,明白到自由的政體與新聞媒體共榮共辱的道理。

 

在這個好人蒙難、佞人囂張的時刻,以新聞為志業者一定要耗得住,篤守講事實、不造假、不瞞真相的原則。只不過抵住外在壓力之餘,還得克服各種心中掛礙。我試簡述其中三種。

 

一是質疑有沒有事實和真相。幸而這個後現代虛無潮在哲學上和實踐上近年已漸消退。喀麥隆作家蒙戈貝蒂曾痛斥歐洲同行說,當非洲作家以寫作拯救饑餓孩童和抵抗暴政的時候,你們卻犬儒地在玩弄概念,說什麼書寫出不了真相。

 

二是當事實與自己的政治立場有抵啎的時候,孰重?英國作者喬治‧奧威爾參加西班牙內戰是為了反抗法西斯,但他發覺自己陣營的斯大林分子殘害其他非斯大林派的反法西斯同道,他要如實寫出來嗎?奧威爾寫出來了,有人罵他破壞反法西斯陣營的團結,他的文章一度在英國還發表不了,但奧威爾堅持說:講事實比自己那方的的政治有效性更重要。後來我們都感謝奧威爾做了這樣的見證。永遠不要為了一時的政治功利理由妄顧事實、背離真相。

 

三是在滿天謊言的時代,講事實有用嗎?奧德裔的彼得‧德魯克追述年輕時候曾寫過兩份「正面攻擊納粹主義」的小冊子,被納粹焚書,自己也逃亡海外。二戰後他在美國成了管理學大師,應邀重訪德國,見到戰後西德的新領導人,他們對德魯克說,當年就是幸好讀了他的小冊子,拒絕依附納粹,戰後他們才得以在新政府擔任要職,為重建家國做貢獻。

 

講事實,講事實,講事實。共勉之!



 (作者簡介:陳冠中,香港著名作家、評論家和電影監製,曾先後發表《中國三部曲》系列小說(《盛世》、《裸命》和《建豐二年》),以及《香港三部曲》系列短片小說(《淺水灣》《什麼都沒有發生》和《金都茶餐廳》))

 

 

More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