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英國廣播公司(BBC)新聞製作及委託製作高級總監傑米·安格斯 (Jamie Angus)

作者:李文

專訪英國廣播公司(BBC)新聞製作及委託製作高級總監傑米·安格斯 (Jamie Angus)

與總編對話

2021-07-08 15:55

傑米·安格斯自今年2月起出任英國廣播公司(以下簡稱:BBC) 新聞製作及委託製作高級總監。在此之前,他擔任BBC世界新聞群總監,統管旗下BBC英語及42種其它語言在全球各地通過電視、廣播及網絡平台提供的新聞服務。安格斯在1999年加入BBC新聞部,並先後擔任BBC多個旗艦新聞時事節目的主編,其中包括《今日》(Today)及《世界一點鐘》(The World at One)。

 

《亞太新聞評論》總編輯李文(以下簡稱:亞)日前透過網絡專訪了BBC新聞製作高級總監兼專員傑米·安格斯(Jamie Angus,以下簡稱:JA

 

亞:BBC的國際新聞報道目前所面臨的主要挑戰是什麽?

 

JA現在越來越多的情況是,我們需要報道那些實質上不可能在新聞現場進行自由報道的新聞-最近的例子就是有關緬甸的新聞報道,或者更長期的情況是在伊朗,因爲我們已經多年無法派記者在伊朗當地進行新聞報道了。這意味著,我們需要以不同的方式來進行新聞報道——其中包括經常使用第三方收集的資料,我們會對這些資料進行評估,然後才將其公諸於我們的受衆。總而言之,我認爲,全球大部分地區對新聞自由的尊重程度均有所下降;作為仍能在多個國家和地區運營的爲數不多的全球廣播機構之一,我們花費了大量時間來努力確保本身員工的安全保障–這包括新聞採集和報導中所涉及的風險,以及來自那些希望我們保持沉默的人的襲擊。

 

 

亞:迄今爲止,新冠疫情為BBC的國際新聞報道帶來了哪些正面及負面的影響?

 

JA過去十五個月是非同尋常的;我們不得不報道每個人的人生經歷中最巨大的一則全球新聞,但以往的正常報道方式已經完全無法運作了。由於旅行限制的緣故,我們很難在全球範圍內部署記者。但幸運的是,我們在巴西,印度和中國境内的員工,憑著辛勤的工作努力和超卓的應變能力,依舊在嚴峻的情況下進行了新聞報道,而且當時的疫情很可能已影響到他們的朋友和家人。二在英國和全球各地,我們也不得不在一夜間重組我們的編採團隊,只保留很少的員工在辦公室内工作,這無疑影響了我們製作及廣播節目的方式,而且影響的程度之大令人難以想像。但與此同時,疫情所帶來的正面影響是,我們的受衆人數大大增加了,其中包括英語和其他語言的受衆。他們都希望去瞭解疫情背後的科學知識,以及在全球許多地區所缺乏的基本公共衛生常識。

 

 

亞:您認爲這種影響會持續很久嗎?爲什麽?

 

JA是的,新聞機構已經因此而永遠改變了。由於新冠病毒對市場的影響,許多商營的新聞内容提供者已經倒閉。而對於那些得以倖存下來的新聞機構來說,我們的工作方式,以及如何在家中及辦公室内工作這兩者之間取得平衡等,也都從此不再一樣了。這是一件好事——它改變了新聞内容服務的經濟模式,使新的競爭者得以加入,新技術也得到快速發展,尤其是在數字新聞方面。因此,雖然新冠疫情已經有所減退,但新聞業,無論是在視頻還是音頻方面,都將會永遠不同的。

 

 

亞:近年來,BBC一直持續承受著財務壓力,先後多次被迫削減預算。BBC是如何應對這些預算削減呢?

 

JA的確,由於BBC是靠全民統一收費來提供資金來源的,因此我們要應盡可能保持高效率的工作方式。從某種程度上說,新聞内容的傳輸成本已經下降,特別是在數字新聞平台,新聞内容的傳輸成本可以接近於零。我們可以做的是,盡可能把我們的資源投放到新聞製作上,尤其是那些會帶來極大影響的調查新聞和原創新聞内容,特別是在新聞報導工作極富挑戰性的一些地區。隨著時間的推移,受衆正以不同的方式進行新聞消費,例如,隨著移動數據(的流量成本)變得更為廉宜,我們通過有創意地思考這些變化,可以繼續做我們需要做的事情。

 

 

亞:有些人認爲BBC應該放棄現在的電視牌照模式,轉向像Netflix的訂閲服務模式。近年來,也有許多英國和美國的商營新聞媒體機構已經在訂閲模式上取得初步成功。BBC是否會考慮起碼向一部分人收取訂閲費用,例如在面向海外受衆的新聞網站上收費呢?

 

JA我們只會在確保不會損害我們的新聞内容整體到達率的情況下,才考慮這樣做。沒錯,在發達的商業市場中,BBC可以向使用某些服務的用戶收取費用,而且BBC世界新聞頻道都是在各地的付費電視平台上,並且BBC面對海外的新聞網站上也播放廣告。但是在一些新聞選擇較少的地區,BBC將會一直提供免費服務。收取訂閲費用是一個很好的(收入)模式,但它也會迫使新聞媒體針對潛在的訂閱者進行内容調整,而且並非總是與提供公共新聞服務的理念相匹配的,這也是為什麼BBC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這樣做的原因。

 

 

亞:全球各地許多新聞機構都開始在新聞採集,內容生成和展示,以及內容傳輸上使用人工智能(AI)和大數據技術。BBC在這方面又做了什麼?您是否相信通過使大部分新聞内容的生產自動化,人工智能技術將有助於新聞機構降低内容製作成本呢?

 

JA我同時回答這兩個問題!我們知道,有些新聞内容只有人類新聞記者才能做出來-而我們正是全球新聞業最大的投資者之一。與此同時,包括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在內的技術,為我們所做的工作提供了支持。例如,我們知道,觀眾非常看重數據新聞,它可以讓觀衆查閲數據,以了解其所在地區的疫苗接種率的情況等,因此一直很受歡迎。BBC還在英國本土的新聞内容網站、手機應用程式以及互動播放平台(iPlayer)上使用内容自動化和演算法,來展示不同類型的內容。隨著觀衆越來越多地直接登錄BBC平台使用各種内容服務,這些用戶數據也幫助我們實時提供與觀衆所在地區相關的適當內容。

 

 

亞:新技術的發展也給新聞業的生態帶來了顛覆性的變化。例如,社交媒體正成為最受人們歡迎的網上獲取新聞的地方,遠比BBC等主要新聞機構更受歡迎。BBC新聞是如何應對快速變化的新聞環境,尤其是應對社交媒體平台日益增強的主導地位? 

 

JA我們利用社交媒體將(新聞製作的)成果分享給受眾——因為我們知道,并非每個人都會直接到BBC的平台上瀏覽我們的内容。但像所有的新聞媒體機構一樣,我們真的希望民眾能直接到訪我們的内容平台,因爲用戶體驗會更好,而且我們也可以更有效地評估我們的工作情況。事實上,使用手機應用程式的用戶,更傾向於頻繁地使用BBC的內容,因此對BBC的評價更高。但像YouTube這樣的全球化平台,對我們來說也越來越重要,我們也在InstagramTikTok上進行了更多的嘗試。

 

今年初,多家澳洲新聞媒體與主要的社交媒體平台達成新聞內容付費協議。BBC新聞是否也會考慮與社交媒體運營商談判,以達成類似的內容交易呢?

 

JA: 我們已經與英國以外的某些技術平台達成了一些定制内容的商業協議。但總體而言,BBC本身的優勢是,在新聞服務上擁有穩定的經費基礎。而目前技術平台為新聞內容提供的資金,往往集中在支持商營新聞内容供應者。而近年來,這些商營新聞提供者基於廣告宣傳的傳統商業模式均受到了嚴重打擊。

 

 

除了技術和媒體環境帶來的挑戰外,BBC新聞似乎也受到英國內外不同陣營越來越多的攻擊。在英國國內,BBC關於英國脫歐的報道被批評過於親歐。在英國以外,BBC新聞的報道被一些政府和媒體貼上了「說謊」的標簽。您認為對BBC新聞的這種批評是否公允您是否認為BBC新聞部需要更努力地改善本身的新聞報道?

 

JA: 我想,你聽到我說,這是不公平的,不會感到驚訝吧。我認為,在當下的的世界裏,許多人希望新聞提供者能夠反映他們本身的一些偏見,因此當他們看到「不偏不倚」的內容時,就會感到是一種挑戰。BBC仍然致力於公正和獨立的新聞報道,在一個日益分化的世界中,社交媒體往往會激化而不是平息分歧,這讓我們經常會受到攻擊。這是我們必須要習慣的事情,但我們絲毫不會減少對本身新聞報道方式的承諾。

 

根據英國牛津大學路透新聞研究所(Reuters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Journalism)發布的《2020年數字新聞報告》,在40個國家和地區中,只有38%的受訪者相信他們看到的新聞報道。 該研究所在20208月發布的另一項調查也稱,英國不到一半的人信任新聞機構是新冠肺炎信息的可靠來源。您是否同意包括BBC在內的世界各地的新聞行業,現在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公眾信任危機呢?

 

JA: 這一信任危機反映出人們對所有公共機構的信任水平的普遍下降—在這一點上,媒體也不能獨善其身。正如我以上所述,人們現在的生活方式,已經受到社交媒體的主導,而且日漸脫離傳統的階級和文化結構,這加劇了社會兩極分化的程度以及對傳統媒體的不信任度。與此同時,人們對質素低劣的新聞内容和明顯虛假信息的抱怨也日漸增多—作為新聞内容提供者,我們的角色就是要應對抗衡這一情況,而不是被他人噪音和攻擊的干擾而忘記了本來的本職工作。

 

 

那您認為,新聞機構本身是否也應該為公眾信心下降承擔責任呢?如果是的話,新聞機構應採取什麼措施來恢復公眾的信心?

 

JA: 我不這麼認為。所有新聞機構都曾陷於某些令自身聲譽受到質疑的新聞中;而BBC現在就正在經歷這樣的時刻,BBC因為25年前的一次王室成員專訪中出現的問題,正受到嚴厲的批評。我們應該始終(對我們的錯誤)保持開放和負責的態度——盡管這可能會給我們這樣的機構帶來短期的痛苦,但從長期來看,它會建立而不是損害信任度。當我們犯錯誤時,我們有責任跟大家說清楚,而這就是我們與其他新聞提供者的區別之一,而且我相信這是BBC最值得信賴的方面之一,我們有義務披露所犯的錯誤並作出改正。

 

 

近年來,公民記者的作用在世界許多地方變得越來越重要。您如何看待公民記者的角色? BBC新聞是否與這些公民記者合作進行新聞報道?如果有,是以什麼方式呢?

 

JA: 如上所述,在世界某些地區,我們必須與第三方合作,他們在記者無法到達的地方收集資料。但我認為,「公民記者」的這一標籤最終是毫無幫助的——新聞業不能輕易地成為廣泛的宣傳、競選或政治活動的一部分。它必須是開放、公正和求真的。(記者)應該總是針對別人收集的資料,提出難以回答的問題,並準備發表受眾可能不喜歡聽,或者聽後覺得不舒服的内容。

 

 

:您對BBC國際新聞報道的未來發展有何願景?

JA: 就這一點,我可以寫很多總而言之,我想說的是,BBC的新聞繼續為一些充滿黑暗的地方帶來光明,特別是在一些地方,我們的新聞服務是受衆的生命線,因爲他們無法從其它新聞提供者那裏得到更多的選擇。BBC一直為能把世界與英國連結起來而感到自豪,這也有助於英國的受衆了解世界其它地方。近年來,我們的運作模式發生了非常迅速的變化,但我們的原則依然不變——那就是,我們致力於不偏不倚、獨立和公正的報道,這也將是我們貫徹始終的座右銘。



(翻譯及整理:陳璁、張靖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