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新聞媒體與疫情

作者:Mubashar Naqvi

巴基斯坦:新聞媒體與疫情

專題文章

2021-07-08 16:44

巴基斯坦和許多發展中國家一樣,在新冠疫情爆發的同時,虛假信息也大量出現,並催生了許多陰謀論,加劇了本已嚴峻的「資訊流行病」(infodemic)與「錯誤資訊流行病」(disinfodemic)。新聞工作者的職責在於為這個低識字率且缺乏疫情防護意識的社會提供信息和教育指導,但這一前所未有的情況給苦苦掙扎的巴基斯坦新聞業帶來了更大的挑戰,也增加了新聞工作者的負擔。

 

去年2月,當新冠肺炎開始在巴基斯坦出現時,主流新聞媒體非常注重提高民眾意識,謹慎行事以避免引起恐慌和過度猜測,因此非常依賴官方數據,特別是政府機構有效應對新冠疫情的準備情況的報告。在此期間,新聞編輯部門的討論重點主要集中於如何在疫情期間引導民眾遵循醫療專家的建議。

 

隨着20205月中旬新冠疫情在巴基斯坦爆發,確診數達到峰值,此時公眾已經完全依賴國家新聞媒體提供的信息。疫情使新聞媒體和醫療行業一樣變成了站在同一立場和目標的前線戰士,以幫助大眾了解這種致命病毒的傳播速度和預防措施,挽救寶貴的生命。

 

對巴基斯坦主流媒體出版或播出的有關新冠疫情的新聞報道內容進行的批判性評估顯示,巴基斯坦記者使用科學、衛生政策、福祉、社會、人權和政治等不同的新聞框架來報道新冠疫情。一些常見的主題包括病例和死亡率、疾病相關意識、公眾恐慌、預防措施和社會影響。或許是因為對記者進行有關健康報道的培訓不足,儘管媒體已對可能會引發公眾恐慌的信息格外慎重,但還是被指責造成了恐慌。

 

不過根據巴基斯坦社會組織「 民主媒體事務」(MMfD)開展的一項名為「 新冠疫情期間公眾對媒體的信任」的調查,絕大多數巴基斯坦民眾對主流媒體的新冠疫情報道表示信任。調查顯示,約57%的受訪者認為主流媒體是疫情新聞和信息的可靠來源,他們認為媒體對新冠疫情的報道為他們提供了所需的基本準確的信息,確保了公眾的利益。

 

巴基斯坦的新聞工作者還以個人身份開展各種創新項目,以確保民眾在疫情期間能夠獲取準確的媒體信息。一位來自開伯爾-普什圖省(KPK Province)偏遠地區斯瓦特縣(Sawat)的女記者謝斯塔•哈金姆(Shaista Hakim)想出一個絕妙的主意,發起了一場特別的現場直播,稱之為「電台診所」(Radio Clinic)。當時,醫院在應對新冠患者方面面臨極大的困難,當地政府為了減輕醫療機構的負擔關閉了公立醫院的門診部。電台診所代替了醫院門診部,在電台演播室內的醫生通過電台直播為有健康問題的民眾提供醫療建議。

 

只是,到了去年6月,當巴基斯坦的新冠病例到達頂峰時,哈金姆也被確診感染。巴基斯坦新聞編輯委員會於2021131日發布的《2020年媒體自由報告》(Media Freedom Report 2020)中指出,去年有九名巴基斯坦新聞工作者死於新冠,越來越多在一線採訪的記者及攝影師成為新冠受害者。該報告進一步指出,新聞工作者還面臨新聞編輯部調整以及疫情報道中操作程序的問題。

 

儘管巴基斯坦的經濟形勢惡化,面臨着傳媒業裁員、生產壓力、健康風險、培訓不足、現場報道人員缺乏個人防護裝備等困難,但巴基斯坦的新聞工作者們仍在為危機中的公共服務部門提供真實的信息,確保已核實的信息有效廣泛的傳播。

 

非牟利組織進行的幾項研究表明,巴基斯坦主流新聞媒體一方面通過公共服務信息和新聞報道,以及通過安排特別健康欄目和脫口秀節目幫助民眾將不確定性、恐懼和焦慮降至最低;另一方面,通過安排特別節目和新聞報道,提升一線醫護人員的士氣。巴基斯坦民間社會普遍肯定了主流媒體在抗疫期間減輕公眾精神壓力和提高醫護人員積極性方面發揮的作用。

 

然而,媒體學者和評論家對新冠疫情期間缺乏對政府對策和衛生政策執行情況的深入調查報道表示了真切的擔憂。他們還批評電視新聞媒體的突發新聞競賽文化,在疫情如此危急的情況下依舊執著於贏得「收視率之戰」。他們相信新聞媒體本可以做更多事情來凝聚全國之力抗擊新冠病毒。



 (作者簡介:Mubashar Naqvi,任教於阿扎德查謨和克什米爾大學(University of Azad Jammu and Kashmir)新聞與傳播學系,2018年曾參與香港浸會大學記者訪問計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