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新聞業題材的幾部亞太電影

作者:Robin Ewing

反映新聞業題材的幾部亞太電影

影評

2021-07-10 21:42




《新聞記者》(The Journalist)(2019,日本)


本片描寫的是一位鍥而不捨的日本報社記者,走遍東京的大街小巷,追查暗藏問題的一所官立學校的神秘計劃,這也是日本觀眾在安倍時代的政治醜聞中耳熟能詳的一個話題。有關調查源自於報社新聞部收到的一份匿名傳真,顯然,日本新聞媒體至今仍會收到匿名傳真。自殺事件、邪惡的官僚、抹黑運動、有關一隻綿羊的謎團以及令人沉思的停頓, 再加上在便條上留下了一個字的線索,在整個調查過程中接踵而至。


日本媒體正面臨一場危機,越來越多的日本年輕人不看新聞,而且對媒體漠不關心。這部獲獎的驚悚片,也毫不掩飾地試圖讓調查報道和報紙變得再次時髦起來。電影情節大致取材於現實中《東京新聞》記者望月衣塑子撰寫的同名回憶錄。望月衣塑子因經常向政府官員提出具有挑戰性的問題,以及作為一向循規蹈矩的媒體從業者中的「問題」成員, 而被視為日本的民間英雄。(望月衣塑子本人也在電影中客串了幾個角色,如果觀眾有興趣的話,可以留意片中的街頭示威和電視脫口秀節目的場景。)電影中的記者吉岡,顯然是以望月衣塑子為原型人物而創作的,她看起來總是保持警覺和感到困惑,但歸功於劇本,她在獲取新聞的過程中堅守了專業倫理操守。在影片中,她和一位來自日本情報機構、而且同樣戰戰兢兢的「吹哨人」一起工作。當這位情報人員冒着事業和家庭的危險,去做他認為正確的事情時,他那奧威爾式的工作場景和他深沉和充滿矛盾的目光被附上了藍色濾鏡,並因此產生了濃烈的反烏托邦效果。影片中某些畫面,出現了如同紀實新聞那樣過度的鏡頭抖動,不那麼有電影感,更像是由醉醺醺的攝像師在控制攝影機似的。不過,有一處地方以蒙太奇方式呈現了正在運作的印刷機,令人感到振奮,而且還讓人聯想起好萊塢電影《焦點追擊》(Spotlight)或《戰雲密報》(The Post)。在日本這個只有 20% 記者是女性的國家,這部已被 Netflix 改編成電視劇集的電影,有潛力成為給雄心勃勃的日本年輕女記者打氣的作品。總的來說,盡管電影有一些缺陷,但還算是一部好看的作品。


評分:3/5

 




《逆權司機》(A Taxi Driver)(2017,韓國)


這是基於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記者欣茨佩特(Jürgen Hinzpeter 的真實故事而改變的一部電影。在當地的士司機的幫助下,德國記者拍攝了1980 年韓國光州運動期間軍隊屠殺平民的片段,並把膠卷裝在餅乾盒裡偷偷帶境。不過,電影一開始就出現了一些有關駐外記者工作方式的的錯誤,因為駐外記者在前往衝突地區時,不會在沒有翻譯,或者完 全不了解相關風險的情況下,就隨便僱用一名不會進行語言溝通的司機,而把一個不知情的工作人員置於險境也是不道德的做法。在現實情況中,外國記者與當地司機的關係存在已久,真正經常與外國傳媒合作的韓國司機,能用流利的英語向來訪記者介紹當地政治局勢。除了這個為了戲劇化而蒙混過關的一點外,這個虛構的版本還為片中司機塑造了一個幽默和情緒化的性格,但同時如實地反映了外國記者在對抗韓國政府官方宣傳,以及見證當局鎮壓民主運動的暴行方面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韓國人曾經多年都被禁談論光州抗議運動,而這個運動昭示着韓國從威權國家過渡到民主國家的 漫長轉型過程。顯而易見,這部電影旨在達到教育和娛樂並重的效果,為此運用了豐富的視覺效果,以 及精心地在銀幕上重現了當年屠殺的混亂場面。


評分:3.5/5

 




《導火新聞線》(The Menu)(2016,香港)


此片是根據 2015 年播放的同名電視劇衍生出來的。香港的傳媒工作者喜歡「抱團」行動,而影片初段就有一個場景,看到一群拿着相機的記者們一起狂奔去拍攝一場血淋淋的巴士事故,而這一場景也是原劇集中出現過的重要情節。在互聯網時代下紙媒陷入困境的背景下,《導火新聞線》圍繞在一家日報報社工作的三個人物,講述一次電視錄影廠人質事件的報道中,他們和其它報社競爭的故事。這三個人物是電視劇集中延續下來的,而這家虛構的日報,意在代表香港眾多免費報紙中的其中一家。貫穿整部電影的,是關乎「好新聞」與「壞新聞」之間搏鬥的探討。片中的一些記者掉進了故事情節所設置的各種道德陷阱,並 引人憤慨:例如偷去女死者的手提電話、踉蹌地踩到受害者的擔架上、誘使情緒不穩定的人士為記者提供消息等。而電影中最令人側目的情景是,當搖搖欲墜的金屬棚架倒向一個小女孩時,一位毫無憐憫之心的攝影記者卻希望捕捉小女孩被砸到的瞬間,因此選擇了調校相機拍照,而不去救她。這個場景明顯是想與南非攝影記者凱文卡特(Kevin Carter)獲獎照片中飢餓的蘇丹女孩與禿鷹相提並論,但這一比較又似乎並不恰當準確。儘管電影中有大量誇張的表演和荒誕的地方,不過拙劣的劇情也帶出了現實的新聞倫理問題,包括讀者點擊率在形成鼓勵「腥、煽、色」的新聞體制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傳媒機構為搶先獲得新聞而妥協的程度。在2016年才強調紙質媒體的消亡,似乎有點為時已晚,但如果你喜歡看英勇的記者們穿着型格外套在香港街頭奔跑,說着「永不放棄」之類的話,並以為自己是一名偵探,那麼這部電影就適合你觀看了。


評分:1.5/5

 




A-1 頭條》(A1 Headline)(2004,香港)


這部驚悚片講述的是一個負債累累的時尚版記者,向其任職的一家香港報紙請了一周的無薪假,調查她前男友兼同事離奇死亡的故事。死者生前正在撰寫一篇神秘的頭版新聞報道。女主角的調查進行得雜亂無章,但有各種不同的人幫忙,其中包括一個笨拙而且騎電單車的攝影師和兩名收帳佬。兩名收賬佬從一開始就敲詐她,但到後來反而帶她四處奔波,並成為她的三頭六臂,還輕而易舉地把她從失火的大樓裡救了出來。電影的戲劇性情節也夾雜沈悶的橋段,片中打領結的報社總編(由香港著名演員梁家輝扮演,他留着香港標誌性的「蛋撻頭」)就新聞的目的發表了一篇堂而皇之的演講,並提到追求真相、內容準確性和獨立於報章老闆的重要性等原則,為這個故事增添了必要的主幹。電影說的是事情不應該如何多於應該如何:片中沒有「腥、煽、色」或「嗜血」的一眾新聞人,也沒有搶獨家新聞的競爭或操縱新聞來源的卑劣伎倆,而且故事發展的節奏也不算特別快,甚至壞人也沒那麼壞。香港演員黃秋生在這部電影中挑大梁,或許只要看他的表演就已經值回票價了。另外,與所有不錯的與新聞相關的電影一樣,片中必須有印刷機正在印報紙的鏡頭。


評分:3.5/5

 



《神行太保》(News Attack)(1989,香港)


英勇的報紙記者爬上高樓去解救無助的婦女,為了趕到犯罪現場或者逃避復仇的黑幫,在香港街頭長途跋涉,這些劇情在此片佔據了相當多的篇幅。在這部描寫 1980 年代香港日常生活的電影中,男性記者(因為在這個電影中只有男性可以做這類事情)把自己當作了士兵,把自己的相機當作了槍炮。像許多有關新聞的電影一樣,這部電影有深刻的道德含義,而這一次,一份報紙竟然能讓一個富人不再做壞事。此外,影片中的一些戲劇化動作場景、真摯的理想主義和反映二十世紀香港的畫面也令人引人入勝,例如西裝革履的新聞編輯,初出茅廬的菜鳥記者被嘲笑讀過新聞學校,甚至新聞編輯室內仍允許員工吸煙等。


評分:2/5

 



《沒人會殺傑西卡》(No One Killed Jessica)(2011,印度)


這部印地語驚悚片大體上準確地描述了 1999 年發生在新德里的 34歲女服務員傑西卡·拉爾(Jessica Lal)遭人謀殺案,以及媒體在為該謀殺案伸張正義時所發揮的作用。傑西卡因為拒絕在一場私人聚會上為一群的年輕精英端上飲料而遭到槍擊,當32名證人拒絕出庭作證,使殺害傑西卡的凶手無罪獲釋時,傑西卡成為了印度腐敗制度的象徵人物,而這也到了下定決心要追查真相的電視記者出場的時候了。在影片中,一位虛構的電視記者經過七年的不懈努力才使凶手定罪。而記者這個角色似乎是兩名真實的新德里電視台(NDTV)記者的組合:因報道卡吉爾(Kargil)戰爭而聞名的巴爾卡·達特(Barkha Dutt),以及發起名為「為了傑西卡的正義」 (Justice for Jessica)社交媒體宣傳活動的索尼婭·辛格(Sonia Singh)(事實上,是新聞雜誌《喧囂》(Tehelka)率先報道了證人的受賄行為)。


儘管有大量的音樂劇蒙太奇橋段,而且多處地方的電影情節發展也拖拖拉拉,但這部電影對印度權貴階層的權力結構,以及媒體激進主義在引導公眾輿論方面的作用,進行了令人信服且富有洞察力的審視。另外,你會聽到鍥而不捨的記者說出震撼人心的話,例如「為了正義和真理」等。


評分:3/5

 




《巴里布》(Balibo)2009,澳洲)


本片講述的是 1975 年印尼入侵東帝汶期間發生的一個令人震驚的真實故事,片中的所有新聞記者都慘遭殺害。在片中,一位虛構的 53歲澳洲自由職業記者伊斯特(Roger East)在當地調查大約三週前失踪的五名澳洲電視記者事件下落(伊斯特一個人在東帝汶開設了廣播記者站,專門為澳洲廣播電台(ABC)和美聯社澳洲分社提供服務,並因此而聞名)。影片的故事情節在五名澳洲電視記者生前的遭遇和羅杰·伊斯特的調查之間不斷切換,其中包括這五名記者報道印尼的入侵行動,而他們的故事也以帶有復古濾鏡的手拍錄像方式逐一展現。後來人們以他們遇害時所在的小鎮為名,把五名遇害記者稱為「巴里布五人組」。至於伊斯特在揭露「巴里布五人組」遇害案的真相時,也曾遭印尼軍方的直升飛機擊中受傷,期間還目睹印尼軍隊屠殺東帝汶平民的情況。而在兩個月后,伊斯特自己也面臨了相似的命運。


時至今日,這些都已經成為了歷史記錄。但是,伊斯特和「巴里布五人組」記者的遭遇,要過了數十年之後才真相大白。2007 年死因裁判官的一份報告指出,這些記者均遭到蓄意殺害之後,有人為了促使澳洲政府採取行動而拍攝這部影片的。儘管這部電影在印尼遭到禁映,但一名印尼特種部隊前士兵在一次私人放映會中看到了這部電影後,也證實了「巴里布五人組」記者被殺,以及後來體均被燒毀,都是為了要掩蓋印尼入侵東帝汶的消息。在這部電影放映之後又發現,其實澳洲情報部門事先知道這些記者有危險,卻沒有為此采取任何行動,甚至在事後還一直掩蓋此事。(事實上,這部電影也因沒有直指英國、美國和澳洲當年對印尼武裝入侵行動大開綠燈而飽受批評。很明顯,電影製作方只希望公眾的怒火只朝向一個方向發泄)。


儘管對於記者伊斯特的追查真相之路,本片是以藝術創作的方式展現出來,但整個故事情節大致忠於原來悲劇般的事實。而在東帝汶實地拍攝的這部電影,不僅揭露了有關謀殺案的真相,而且還觸及了更廣泛的話題,諸如在發展中國家工作的西方記者那種自以為不可一世的態度,其中最為突出的,就是片中伊斯特在臨終前說的一句話:「不,我是澳洲人」。而這起謀殺案也標誌着記者在衝突中成為針對目標的時代已經來臨。這是一部讓你心情沉重但又非常值得觀看的電影。


評分:4/5

 




《災難歲月》(The Year of Living Dangerously)(1982,澳洲)


本片的故事背景是 1965 年印尼的政治和社會發生動盪的時候,而且讓你回想起過往對於外國記者生涯的浪漫描繪:撩起襯衫袖子的白人記者,在熱烘烘的酒吧里喝酒,高談熱帶別墅和誇耀已經征服的性伴侶數目,穿着燕尾服參加使 館聚會,嘴裡塞滿了香檳和生蠔,以及在雨中親吻美麗的外交官,而隨着這些老套的情景在此片中出現的同時,那些自以為是的男性記者們,也在討論印尼獨立後首任總統蘇卡諾(Sukano)即將下台,以及在暴力、貧困和飢荒加劇的背景下亞洲地區共產主義的崛起。


這部電影講述的是一位虛構的澳洲廣播記者漢密爾頓(Guy Hamilton)首次海外報道之旅的故事,而這名記者的角色由年青的米路·吉遜(Mel Gibson)飾演。在片中,他同時周旋於雅加達政府、他的當地媒體助理、外籍人士社區、他的摯愛(由薛歌妮韋花(Sigourney Weaver)扮演)和印尼這個國家之間,從中建立錯綜複雜關係的同時,也在追逐着一生中遇到最大的新聞——也就是每個人都預知將要來臨的這場革命。儘管此片在菲律賓進行拍攝,但仍是一部跨越時空和地域限制、而且引人入勝的電影。飾演澳籍華人攝影師師兼攝像師比利·關(Billy Kwan)的琳達·亨特(Linda Hunt)在電影中的表現尤為出色,她在打字機滴答的敲打聲音的伴隨下,一段富有詩意的敘述,為電影增添了幻想文學的色彩。這個角色的成功塑造,也使亨特獲得了奧斯卡獎項,並成為奧斯卡有史以來首位因扮演異性角色而獲獎的人。不過,她的這一成就又被電影製片人用白人飾演亞洲人角色所抵消了,因為這提醒人們,大多數亞洲演員在電影中仍然只能扮演佈景板的角色。關在此片中充當着道德導師的角色,他將漢密爾頓帶入城市的貧民窟,在那裡,漢密爾頓親眼目睹的人類苦難開始融入他的廣播故事中,正如關在片中所說的那樣,這些故事都是「新聞記者不會講的(故事)」。雖然該片讓一位白人演員來扮演亞洲人角色令人失望,但電影本身用神秘莫測的視角,傳神地展現了在印尼殖民主義的最後痕跡下,當地外國記者的面貌。



評分:4/5

 



( 作者簡介:Robin Ewing,《亞太新聞評論》英語編輯 )

More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