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的經驗與期待

作者:胡元輝

台北: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的經驗與期待

專題文章

2021-06-24 14:36

對不少閱聽人而言,事實查核組織的業務就是不實訊息的辨識;但對全球許多事實查核機制來說,揭露不實訊息僅是諸多任務之一而已。台灣事實查核中心(Taiwan FactCheck Center,以下簡稱TFC)的成立初衷亦復如是,甚至有著更深沈的期待。

TFC成立於20184月,係由兩個台灣的非營利組織(優質新聞發展協會與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所共同組成,並於2018731日正式上線。TFC雖然在運作方滿三個月之際,即獲得國際事實查核聯盟(IFCN)的認證,係台灣第一個簽署該聯盟行為準則的事實查核組織。但中心成立之前,台灣已存在若干以破解假訊息為目標的計劃,只不過,這些計劃或屬群眾外包與機器人的協作,或是透過人力進行相對簡易的資料比對。前者如《真的假的Cofacts》、《新聞小幫手》(已於201711月停止服務),後者如《MyGoPen|這是假消息》、《蘭姆酒吐司》網站。

台灣若干媒體組織雖然也會針對謠言進行破解,但都是非常規性運作,亦多屬簡單調查。媒體不推動事實查核計劃尚不會對新聞生態構成問題,麻煩的是,由於激烈的生存競爭,本應過濾虛假、報道事實的台灣媒體,甚至成為假訊息傳播的「共犯」。許多不實的網路訊息或偏頗的消息來源經過媒體傳播之後,反而得到某種信任的「加持」。TFC的成立正是有鑑於台灣媒體的失能與既有事實查核機制的侷限,因而決定聘任具新聞專業訓練背景的工作者依據國際準則來破解不實訊息。

 

遵循國際規範  優先查核公共事務類假訊息

以非營利方式運作的TFC,面對類型眾多的假訊息,首先決定基於台灣自身的社會脈絡與需求,以執行公共事務相關訊息之事實查核為目標。換言之,凡是公共利益愈高的可疑訊息將是優先查核對象,不過,人手有限的TFC私底下也有兩個消極的選題原則:別人已經妥適查核的題材不查;自己無法做好查核的題材不查。遵循IFCN行為守則的規定,TFC成立時就對外公布了組織架構與作業準則,除設置總編審帶領查核記者負責事實查核日常作業之外,並將最高決策權賦予一個由社會具代表性人士所組成的諮議委員會。

與國際規範接軌的TFC強調其查核作業係以證據為基礎,力求讓證據說話,而且所有查核作業皆以公開、透明、嚴謹、負責為基本原則,以期所有查核認定皆能以核實過的資料作為依據。它的作業準則中具體說明了自身所遵循的查核流程:所有查核項目係經查核會議討論後決定;查核報告於公布前至少須經三位查核人員核校後方予公布;事實查核所依據之相關資料皆予公開,讓每位讀者皆可自行複核或提供新資料;一旦發現原有查核報告出現錯誤,就立即更正並明顯公告。

 

依據上述查核準則,截至20212月底為止,正式運作達29個月的TFC,業已發布830篇查核報告,其中包括一篇針對2020年總統選舉候選人辯論會的查核報告,乃該中心唯一直接針對政治人物言論所進行的查核。不過,成立初期由於資源有限、經驗不足,每月平均約發布10篇查核報告,如今每月已達30篇以上,甚至超過40篇,質與量皆顯著成長。整體而言,TFC所處理的假訊息題材涉及多方面的公共事務,包括醫療保健、環境生態、教育爭議、性別議題、民生消費、政府政策、選舉活動等的媒體報道與網路傳言等,其中有關COVID-19疫情的查核即逾200篇,具體顯示假訊息特別流竄於重大災難事件的傳播特質。

 

致力公眾素養培育  推動各項政策倡議

TFC並不將自己定位為單純的假訊息查核機構,而是以資訊健全化運動的推展為其使命。易言之,TFC既進行假訊息的揭露,亦致力於培力社會大眾辨識假訊息的素養;既推廣事實查核的理念,亦倡議各種處理假訊息課題的對策。因此,TFC成立之後,已多次與網路及社群媒體平台業者、國際事實查核聯盟協力,於各地舉辦工作坊,並於201910月舉辦首屆亞洲事實查核論壇,邀請五個亞洲國家的事實查核組織到台灣進行經驗交流與未來合作之討論。

 

基於當代假訊息的傳播多以網路及社群媒體平台為其通道,TFC成立初期尤以推動平台業者擔負其應盡之公共責任,並與其合作推廣查核結果為重心。坦白以言,此一於TFC成立前即已展開的協商過程並不順遂,所幸經過TFC與業者的多番溝通,以及政府與公民社會的協力,目前已完成平台業者與事實查核機構之間的第一階段合作架構,包括成為FacebookGoogleLINE的事實查核夥伴,以及協力推動新聞工作者及使用者的數位素養等,彰顯了台灣各類型事實查核計劃希望共同健全資訊生態的用心。

 

傳統及數位技巧並用 獲全球事實查核獎肯定

TFC破解假訊息的作業雖偶與資訊科技人員合作,就假訊息的來源、路徑予以探究,惟仍主要依賴傳統新聞查證方法與各種數位工具進行查核。經由傳統與當代查證技能的運用,有的假訊息只需幾分鐘便可確認,有的則需一個星期以上的查證方能得到答案。而在傳統查證方法的運用上,基於以證據為基礎的查核基本原則,當事人、專家、權威機構的查證,以及相關文件的核實乃是最常使用的方法。2018年引發台灣社會高度爭議的關西機場事件,是TFC成立數月之後第一個受到注目的代表性查核案例。

 

201894日颱風「燕子」侵襲日本、受到重創的關西機場因為淹水、停電及油輪撞斷機場聯絡橋等因素而關閉,導致數千旅客受困。台灣多家媒體於96日引述中國大陸網路媒體不實報道指出,「中國駐大阪總領事館派15輛巴士前往關西機場,營救750名受困中國旅客⋯⋯台灣旅客⋯⋯覺得自己是中國人就可以上車⋯⋯」。此一假訊息亦於同日起蔓延於台灣網路平台如PTT等,引發網友熱議,其後儘管有若干媒體修正原先報道,指稱係由日方統一派車將旅客送離關西機場,但台灣民情已然高漲,不僅澄清訊息難以有效觸達閱聽眾,而且台灣旅客登車以中國人為前提的狀態亦未見媒體處理。台灣駐大阪辦事處前處長蘇啟誠於14日輕生,更使此一爭議升至沸點。

 

日本關西機場為此一事件之關鍵當事方,媒體報道原應向其求證才對,卻未見及時處理,任令爭議發酵。於915日發布查核報告的TFC最重要亦最有力的事實釐清即為日本關西機場的詳細訪談。此一查核報告不僅被媒體廣泛引用,且大量傳播於社群媒體平台,對相關事實釐清產生極大作用。知名度逐漸開展的TFC此後陸續發布引發社會重視的查核報告,特別是在重大事件如選舉議題、COVID-19疫情的查核,都讓TFC的公眾信譽向上攀升,其中2020111日有關總統選舉投票日當晚流傳的不實開票影片的查核報告,更讓TFC獲得2020年全球事實查核獎(Global Fact Awards)。

 

戮力克服三重挑戰  逐步建立公眾信賴

 

經過近兩年半的運作,TFC2020年底正式轉型為基金會,以期更長遠、更穩固的推展事實查核作業。不過,TFC的發展過程並非一路順遂,相反的,創立迄今挑戰不輟。從最初的資源匱乏與推廣瓶頸,到公眾信賴的建立,無一不是挑戰,亦無一不是對TFC的磨礪。

 

關於資源匱乏問題,由於TFC係以非營利型態經營,因此如何建立台灣社會對事實查核價值的肯認及TFC的公信力,允為關鍵所在。TFC首先希望透過企業及基金會的捐款,輔以群眾募資,取得初期營運所需資金。經過長時間推廣與溝通,包含大量的演講及撰文鼓吹,創立中心所需的200萬台幣終於到位。其後在捐款者的持續支持及作為Facebook第三方事實查核夥伴的經費贊助下,TFC已經能在每年千萬元台幣的預算下運作,專職人員亦從初創時的三人擴充為目前的九人,且持續增編之中。

 

至於查核成果的推廣問題,不僅關係到TFC的知名度,更是成立宗旨的重要考驗。所有查核組織都在與假訊息賽跑,畢竟後者已經跑在前面,如果更正或澄清訊息不能及時且廣泛傳播,所有查核的努力都將付諸流水。因此,TFC成立之際即理解查核報告不能僅是被動地刊播於自家官網,除了一方面爭取網路與社群平台業者的支持,將查核成果與其假訊息處理機制緊密扣連之外,另方面亦將查核報告以創用CCCreative Commons)型態尋求媒體的報道、合作與大眾的分享。加上TFC自身所建置的社群平台帳號與聊天機器人,如今TFC的查核成果已經能透過文字、影片、廣播節目、資訊圖表(infographic)、播客(podcast)等多元格式於各種傳播媒介推廣開來。

 

為新聞改造挹注活水 為民主鞏固增添助力

最後是公眾信賴問題。事實查核計劃如何取得公眾認同以建立公信力向來是各國計劃成敗要素之一,亦為各國計劃所難以完全豁免的挑戰。美國多個知名查核機構遭到自由派偏誤(liberal bias)的批判,是TFC成立之前已有所認知的課題,因此,TFC成立初期特別在台灣社會的脈絡下成立諮議委員會,希望先藉由委員們的清譽來為公信力把關,但最重要的仍是查核報告必須經得起社會檢驗。儘管如此,TFC終究免不了來自各方的質疑。就台灣的政治生態而言,TFC曾經因不同題材的查核報告戴上綠、藍、紅等不同顏色的帽子,面對批評,TFC除了認真檢討之外,其實亦有「進廚房不能怕熱」的自覺。所幸,截至目前為止,查核報告進行補充或小修正者為多,修改裁定者僅一個報告而已。

 

台灣的不實訊息問題有著與其他國家相通的成因與背景,亦有自身獨特的脈絡與環境。面對此一具有台灣特色的假訊息生態系統,台灣在公私部門多方利害關係人的協力下,已發展出具特色的假訊息治理模式,毫無疑問,公民社會所推動的事實查核計劃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台灣的民主化過程如今面臨階段性的挑戰,隨著台灣民主化而日益成熟的公民社會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觀」,對於許多推動事實查核機制的公民團體而言,成立TFC之目的自非侷限於假訊息的查核而已,其深層願景更在於期望透過資訊環境的健全化,為新聞改造運動挹注活水,為民主鞏固工程增添助力。

 


(作者簡介:胡元輝,台灣事實查核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台灣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